荀子,不可以,大分,政治,持之有故

提問: “縱性情,安姿唯,禽獸行,不足以合文通治”如何解釋? 問題補充: 医师解答: 語出《荀子.非十二子》:縱情性,安恣孳,禽獸行,不足以合文通治;然而其持之有故,其言之成理,足以欺惑 愚眾;是它囂魏牟也.荀子把諸子學說歸結為6種類型:一、“不足以合文通治”者;二、“不足以合大眾,明大分”者;三、“不足以容辨異,懸君臣”者;四、“倜然無所歸宿,不可以經國定分”者;五、“辯而無用,多事而寡功,不可以為治綱紀”者;六、“甚僻違而無類,幽隱而無說,閉約而無解”者。這里都是從政治角度來考察,看其能否直接為現實政治服務。荀子還認為那些背離現實,而玩奇辭,擅作名者,皆非仁義之屬,“使民疑惑”,其罪過猶如偽造“符節”、“度量”一樣嚴重,不得饒恕。這也是稷下學宮的學風。強調學術應為現實政治服務,這當然是不錯的,荀子在這點上基本傾向是正確的,但動不動把對方斥之為“邪說”,過分強調學術與政洽的一致性,也不無偏頗之處。全句可以解釋為:放縱自己的性情,安然與亂倫與孽行,對于這樣的言論者,根本不足以作出統治天下的學說。
創作者介紹

doorler

doorler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